「终焉之刻。」

我一直深爱着您。
退步的厉害,以后可能也不会写字了

【冷战组】盥洗室play

纯肉警告

语C模式注意,小圈子自娱自乐形式圈管88

4年前的文章了,ooc可能有

已征得阿尔弗雷德役同意

露:我

群演有

以后可能也不会再发了,留个纪念

https://shimo.im/docs/9T1ml0tjCXUTDS7N/ 

挂了要告诉我><

【冷战组】伏特加play

纯肉警告

 把这个发出来作为4年前的一个语C纪念
不正规不严格,随心所欲自己小圈子里玩的,劳烦圈管无视我|•ω•`)
已征得阿尔弗雷德役同意
露:我
当时还小,文笔稚嫩请原谅
也是作为坑了之前那篇文的补偿吧。
过几天发另外一篇。
谢谢大家

https://shimo.im/docs/qjTOQTuFZs8TfpnS/

还是不行评论告诉我……心好累
以及求推荐不会被和谐的贴文网站or外链

这一次的狩猎将会更加明智。

好的,他已经在这场捕猎游戏中享受了很久。

暗夜潜行者雷恩加尔披上了轻盈的披风,在不被人察觉的阴影中开始了他的狩猎。

他潜行接近猎物,只有用他们跳动的心脏才能让他得到满足。这也是他生存的意义。


今晚,猎个痛快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ttp://lol.replays.net/news/page/20140521/1896376.html ←这上面看到的,莫名的好喜欢。

不得不说这新皮肤原画和模型差别还真是大啊……


【lol/刀E】瞳光。

CP:刀E/泰隆x伊泽瑞尔

超短段练手,无剧情。 发个文证明我还活着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泰隆一直很喜欢伊泽瑞尔的眼睛,不仅仅因为那双眼睛属于伊泽瑞尔。

伊泽瑞尔的瞳是漂亮的冰蓝色,里面散发出的光芒就和他灿烂的金发一样耀眼。那蓝色如同天空一般澄澈,干净得容不下丝毫的杂质。有时又如同幽邃的宇宙,处在遥不可及的远方,坠以亿万星辰。

就连灵魂也沉醉于此,仿佛水晶般透澈的眼眸。

泰隆一怔,被聒噪声拉回了现实,那双蓝色双瞳的主人正不满地埋怨着,

“臭刀子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别走神啊!!”

不可置否地一笑,泰隆伸手将仍在喋喋不休的伊泽瑞尔揽入怀中,在他那令人着迷的眼睛上轻轻...

kalafina的歌总有一种穿透心灵的力量。

Allelujah
祈祷之声无论传至何处
未先传达便就消逝
我们啊
就这样虔诚跪拜着
等待黎明离去


—愿你与围绕你的这个世界,今后也一直幸福下去—

大家好我是超级小透明w


Doppel-Lügner 0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丨更了个新丨     露普,H,死亡有。←OK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其实这是一篇架空文【。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...

Doppel-Lügner (露普 R18 中篇 )02

CHAPTER2 或许是永远无法实现的约定
「哥哥……!」 
撕心裂肺的吼声,贯穿了整个战场。
惊恐地向他跑来的深绿色军装少年,在手指即将触碰到他的脸时,瞬间化作了黑色的齑粉,接着,世界重归于黑暗。
是梦吗?那声音和浓厚的硝烟味,都是那么的真实。那个看不清面容的少年,也是那么的熟悉。基尔伯特仿佛又一次地站在了战场上,听着冲锋的号角,剑戟交错的声音,热血沸腾。
悲伤,为什么会感到悲伤?
不明白。
「水……」
意识重归于躯体,立刻感到喉咙似乎要干裂开来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疼痛,基尔伯特不禁发出了一声低哼。
好难受……
阿西,本大爷好难受……
恍惚间,一个柔软湿润的物体贴上了他近乎干裂的嘴唇,轻轻地舔舐着唇瓣...

Doppel-Lügner (露普 R18 中篇 )01

CHAPTER 1 序
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这是哪里。
眼睛被什么东西蒙住了,漆黑一片。手足也被绑住了,几乎无法动弹。这个阴冷潮湿的地方,大概是地牢吧?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?好像是在一场战役中战败了吧……
记忆一片混乱,无法将能够回忆起来的东西联系在一起,连自己是谁这种事情,都无法想起。
唯一确切及肯定的是,自己并不属于这个地方,在不知何处,有一个人正在等着他。
喉咙干渴到连话都说不出,身体也早已因为苏醒时过度的挣扎而虚脱无力,更何况逃出去。
要永远呆在这个鬼地方了吗?
不甘心,怎么可以死在这种地方。
滴滴答答的水声令他感到十分烦躁。
「啪……啪……」鞋子踩在积了水的地面上的声音,由远至近。
一个激灵,他立...

永不熄灭的赤红之瞳【独普,清水,短,BE】

第一次写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晨 5:30】
十分意外的早起了。
基尔伯特拉开厚重的窗帘,看着才微微泛起白光的天空,外面竟下起了朦朦的小雨,还真是难得。以前若不是路德来叫,他是根本不会这么早起的。虽然从两年前开始身体变差了之后,为了能让他安心养病,路德也很少来叫他了。
心有些莫名的不安与沉重,或许是因为下雨的缘故。但是早起这么帅气的事一定要写在日记上!
「1947年2月25日 小雨」
「本大爷今天今天也帅气的像小鸟一样!日记本也写到最后一页了,去找阿西换本新的吧!稍稍有些不安,但是今天一定又是帅气的一天!KESESESESE!」
合上日记,心情重置。
嗯……阿西...

© 「终焉之刻。」 | Powered by LOFTER